大连东方实验高级中学

dongfangedu
网站首页 > 信息栏目 > 教育教学

复旦大学教授钱文忠在新东方家庭教育高峰论坛上的演讲(节选)

2017-06-14 14:07:14 大连东方实验高级中学 阅读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4-03-28 09:18    文字:【】【】【

各位尊敬的校长、尊敬的老师:

非常高兴来到这里,因为今天我是奉我的老学长俞敏洪学长之命前来报道。  ,,,,我想以一个学生的身份以一个家长的身份,以一个老师的身份,来谈一谈对我教育的看法,,,,我不相信中国今天的教育,我们不断在让步,在为自己找理由,为孩子们开脱。我想说教育不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们今天讲快乐教育,我们讲我们的童年很快乐,我们的童年快乐吗?各位老师,我一点不快乐,但是回忆都是快乐,你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们不是一路考试拼上来的?我们小时候也留那么多作业,我们小时候还要被老师揍呢。

所以凭什么教育应该是快乐的?我实在想不通,教育怎么一定是快乐的?教育里面一定有痛苦的成分,这是百分之百的。我们凭什么对将来要接替我们的子孙让步,我想不明白。
我们对孩子的教育都是鼓励,那么惩戒呢?教育没有惩戒手段吗?凭鼓励就可以完成教育了?打死我也不相信。家长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不要看孩子的日记,凭什么不让看?我从小的日记我父母就看,也没把我看傻了。今天大家都说北大有很多教授、冯勇谈先生、张代民先生讲座滔滔不绝,扯什么呢,这三位教授都是结巴。为什么是结巴,从小打的。

听说前一段教育部发过一个文件叫赋予老师批评学生的权利,这么荒唐的文件都发出来了,这种文件教育部发得出来!老师批评学生的权利要赋予?何况什么时候剥夺过?没有剥夺收回什么,逻辑不通的。现在的孩子骂不得,说不得、批评不得、一点挫折感受不了。我小时候我的老师打过我,我们的感情很好。所以我们的教育这样下去什么都不行,现在孩子都表扬,惩戒呢。我们讲跟国际接轨,接轨了吗?倒是“接了个鬼”。我们讲英国的教育,我是在欧洲留学的,我们讲欧洲的教育怎么怎么样,大家看看英国的好学校规矩严到什么地步。英国一个议院通过一条法规,叫“允许教师在历次劝告无效的情况下采取包括身体在内的必要手段,迫使不遵守纪律的学生遵守据纪律”说白了就是可以揍。大家多说新加坡教育好,新加坡中小学教师哪个后面没有一把戒尺。孩子不行规定打三下,只许打手心,不许打手背,两个老师在场的时候允许执行。

特别希望我的儿子有机会碰大北京四中和郑州外国语学校的两位这样的校长,但是我们的教育主题思路是给孩子不停的让步,给他更多的快乐,给他更多的游戏时间,天底下有这样的教育?如果说过去的教育多么多么不对,俞敏洪校长是哪儿培养出来的。王强、徐小平是怎么培养出来的。我们不是过去的教育出来的?我们的教育是随地吐痰了还是耍流氓了,我们什么都没干,挺好。我觉得教育不能再让步,我们对孩子要真的负责任。不要迎合社会上一些似是而非的一种说法。

应试教育是最基本的,社会都是不公平的,美国也不公平,中国也不公平。现在这个社会唯一一条公平先就是高考了。我在复旦管过自主招生的,如果说素质教育,中国的平民子弟别想进北大、清华。所以一个孩子连公平竞争都竞争不过人家,如果你说我素质很高,素质个鬼了,公平竞争就要竞争过人家。这是最基本的。现在讲素质,素质有什么用?我们对孩子负不负责任,所以不要迎合社会上所谓的有些专家的话。我现在提倡恢复全国高考,王强是那届内蒙古高考的第二名,我是那年全国高考上海的第二名,我们都是这么考到北大的。如果高考制度不能改我们的教育就不能改,都是高考的指挥棒,而且高考制度不能改,因为我们找不到比高考制度更不坏的制度。高考制度不是好制度,但是它是最不坏的制度。

孩子毕竟不是成年人还必须管教、必须惩戒,必须让他知道教育绝不仅仅是快乐。学习绝不仅仅是快乐,当你意识到学习是快乐的时候这位学生将来就成为俞校长了。如果一个人能够在学习中感到快乐那都是大师级的,绝大多数人是不快乐的。绝大多数人是不得不学,是为了某种事情去学。我们要告诉孩子犯了错误要付出代价。

到今天我倒是希望我作为家长如果我的儿子,他的班主任看他不成气揍他两下,当然不能暴打,如果罚站一会儿,这是应该的。教育部就应该出这样的规则对学生有要有惩戒。我们现在都说鼓励孩子的自信心、赞扬他,鼓励他有自信,这是对的,但是不能过度。这样教育孩子将来到社会面临的反差足以把他摧毁。我们应该告诉他这个社会是残酷的,要准备受到很多委屈。

如果我的孩子比如在四中、在郑州外国语学校如果校长惩戒他,甚至揍他一顿我会感谢老师。新东方本来就了不起是教育界的奇迹,我倒是觉得这个论坛要发出一点真实的声音,要告诉这个社会,教育不是这样的。不要这么说了,快乐教育、快乐学习、成功教育,都成功还了得。这个社会大家都成功了,我们干嘛去。所以我觉得教育是最真实的事情,不应该去揣摩家长、孩子的心思,不停地对孩子让步。
我觉得我现在非常羡慕我的父母,他们敢骂孩子、揍孩子,但是我们依然爱他们。今天的孩子骂不得、打不得,哪怕一个眼神没准明天把你杀了。

我觉得可能我们这个社会最后一道防线是教育。我们不要轻易向社会让步,我们也不要轻易向我们的孩子让步,也不要轻易向家长让步。我们这个社会要赋予校长、老师更大的权利、更高的荣誉、更好的待遇,但是也赋予他们更好的责任。


Powered by MetInfo 5.3.17  大连东方实验高中 ©2008-2018